男性通常是婚姻的受益者

為了跟年輕人談愛情,我做了不少功課。其中,讀到男性離婚之後想再婚的比例,明顯高於女性離婚之後想再婚的比例,作者的結論是,男性是婚姻的受益者。

我希望加個「通常」,比較有彈性一點。因為我也聽過,婚後先生戀家顧家,像個免費保母兼黃臉公,太太自己出國、拚周年慶,定期享受單身生活還跑趴的例子。

那這麼說來,女性通常是婚姻制度的受害者嗎?

我想到很多媽媽們的抱怨,搞到自己憂鬱症還沒人在乎的痛苦,聽多了真的會心驚膽跳的,即便我是男性。就像最近一位朋友提到,身邊有100多個人跟她講說,進入婚姻有多不好,她就害怕婚姻

愛情是一回事,結婚是一回事。愛沒辦法包容一切,婚姻更不能保證愛情的久遠。多看看老年伴侶之間的關係,就會知道,大部分愛情的味道已經很淡了。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我很喜歡這首歌,但是如果跟伴侶在婚姻之中變老,是不是最浪漫的事,恐怕很多朋友都會搖頭。

也許,婚姻制度或文化只是脈絡,主要是看有沒有遇到對的人。譬如,衞服部在今年3月針對親密關係暴力所公布的調查,

媽媽們在婚姻中的承擔與弱勢,需要被看見。雖然不見得要有受害者心態,幸福快樂部分也要靠自己爭取,但是婚姻關係由雙方經營,有一方無力感強烈,那麼關係就容易脆弱。

有位媽媽提到她的觀察,如果全職媽媽喊累、喊辛苦,容易得到否定的回應。社會很容易用一種理想的形象把媽媽套住,好像愛家、愛孩子的媽媽,總是精神飽滿、幸福洋溢那樣。

如果在生理上很難不疲憊,能在心理上感覺心甘情願,那也不錯。雖然不容易做到人人滿意,但在婚姻中的雙方,能往這個方向努力,彼此勉勵,關係比較能繼續。

我覺得先不要談什麼技巧,而是在概念上要先調整。

家,是大家的,有些事只是分工,誰有空誰做,不是誰「應該的」。也要注意,有些事也很難都精準地「喬」到一人一半,過度計較本身,就是讓關係有壓力的事,能不感覺委曲就好。

溝通的第一步是傾聽與同理,搞清楚對方在講什麼,理解對方的心情,其實要花一點時間。先耐住性子,靜心觀自己、觀對方,是我跟年輕人談到愛情的重點。

如果有心力,還可以確認自己聽得對不對。這是一種尊重,一種不預設對方講的其實沒什麼的態度。溝通很重視氣氛,這一點常被忽略。

當然,不是要全然否定婚姻制度。在婚姻中會有單身得不到的感受,有時候那些痛苦、挫折,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有些人在婚姻裏面真的比較快樂,覺得生命因此完整,認為自己不後悔進入婚姻的女性也所在多有。
有一位女性朋友講到,她很在意牽手。「我希望他往前跑的時候,可以牽著我!」

很多事很難,牽手擁抱就相對簡單了。愛沒辦法包容一切,但愛能化解的事其實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