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不斷,婚姻變成「獄卒看管囚犯」

我和先生從高中認識到現在25年了,婚後經濟狀況不穩定,因為他都是為所欲為,朋友一邀,想出去就出去。三年前,發現他和一名酒店女子走得非常近,我帶兩個兒子回娘家住,後來他承諾不會再與她交往。但今年初我發現他們走得更近,我曾要他離婚,他說會以家庭為重,不過反反覆覆,有吵架有離家。最後我看到《康健雜誌》一篇文章「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後,覺得似乎不一定要選擇分手,我決定要挽回家庭。但我軟硬兼施加騙,老公還是執迷不悟,遊走在兩個女人之間。我想要有個完整的家,請問接下來我該怎麼做?專家解答 趙慈慧 呂旭立文教基金會 諮商心理師暨督導

我覺得你跟先生的互動,似乎有個隱約的舞蹈步伐。你可能是照顧先生,比較包容和接納的,你先生是依賴和耍賴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如果你們原本就是這樣的互動模式,在他有外遇之後應該也是如此,他決定晚回家就晚回家,他想跟那位酒店女子交往就交往。婚姻中發生外遇危機,如果想挽回,通常是要改變原本的互動模式,雙方都要去想:「這是不是我要的婚姻關係?」你看到《康健》的那篇文章,裡面的老公就承認做錯並悔改,太太也反省彼此的關係、調整自己的角色與跟先生的互動。但是你好像是「我決定要挽回家庭、我軟硬兼施加騙」,你還是處在原先的照顧者、掌控者和給予者的角色,他似乎也沒有太大改變,如你所說「他還是執迷不悟」,跟那篇文章裡的先生並不一樣。你們的互動模式不改變,婚姻危機難有顯著的改善。在我諮商的個案中,我看到最後能走過婚變的女性,不管是選擇離婚還是留在婚姻裡,都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重新思考:「婚姻對自己的價值是什麼?」是不是婚姻成功和家庭幸福美滿才代表我這輩子圓滿?如果婚姻失敗、沒有完整的家,就代表我這個人很糟糕嗎?不可否認,上述價值觀有很大一部份來自社會文化的傳統,如果受限於此,就很難從外遇的危機中跳脫出來。

你可進一步去想:「我的價值在哪裡?」「有婚姻跟沒婚姻,對我的差別在哪裡?」「如果我失婚,對我代表什麼?」「如果擁有丈夫有家庭,又代表了什麼?」不再從別人觀點來看自己,而是從自己的角度來看,從實踐自我價值認同的部份來看,比較能跳脫原本社會文化加諸在個人身上的枷鎖,活出自己的樣貌。

建立親密感比死守角色義務更重要

你提到先生執迷不悟,其實你可能也有你的執迷不悟,堅持留在婚姻,想要有個完整的家,你們各有各的堅持和執迷不悟。你們在一起25年,我猜小孩應該也大了,不再是你們共同的話題,你想要有個完整的家,應該是說你想要有個伴,一種親密感,希望先生跟你一樣投入,一起完成對婚姻的承諾,好像買了一張票,一定要到達目的地,不願意在別站下車。但先生的想法似乎跟你不同,他情感和身體的親密對象並不是你。

我想你們之間還是存有一些情義,比較像親情,但要問你是否還有親密感?也許他心中有愧疚感,但這個愧疚感還不足以讓他回到家。你得想想前面已提到的問題:「你想要的婚姻關係是怎麼樣的面貌?」你知不知道先生想要的又是什麼?你們在一起這麼久,中間的變化很大,他還是當年的他嗎?你是不是還了解他?你好像對先生有個前題,就是「你一定要給我回來」,不過如果情感中的親密感已逐漸流失,只想從婚姻法律和道德層面來要求和期待,恐怕會有困難。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