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婆媳關係非人性,何苦為難女人?

年關逼近,辦公室同事熱鬧分著團購食品,同事見小敏沒啥反應,問她怎麼不趁團購買點年貨。一聽到「過年」兩字,小敏胃開始打結,每年老公返鄉車油門一踩那一刻起,小敏就覺得自己如被綁架的人質,已喪失個人自由意志,等著被那些「住在海邊」的親戚朋友從生小孩、買屋、存款、工作逐一嚴刑拷問,再想到要婆婆玩猜心戰,更是要吞胃藥才能應付。

老公家中兩兄弟,公公經營小工廠,為人海派,但是對自己的家人就不一樣,尤其對婆婆講話粗聲粗氣、幹聲連連,只要他嗓門一嚷,婆婆就憂結著臉,配著低垂的眼神,一臉的委屈相。小敏的媽媽重男輕女,自小不被重視的她挺期待把婆婆當親媽。新婚不久時,小敏曾出聲阻止公公的惡言惡語。她的原意是替婆婆抱不平,出乎意料婆婆婚姻反倒私下向老公說:「這媳婦駕厲害,連公公都敢罵,以後不知ㄟ伊歹做人咩?」

先生聽完也不吭聲,連續幾天臉色鐵青,直到小敏追問,他才說出婆婆的「委屈」,這讓小敏啞巴吃黃蓮婚姻,百口莫辯,覺得婆婆如《臥虎藏龍》裡的碧眼狐狸,一臉無害卻隨時會出招。

先生和公公不融洽,父子罕見共識就是先生不當工廠接班人,聽說婆婆一臉憂愁對人說,媳婦不想留在南部,慫恿老大不回來。小敏對先生的決定不無怨氣,學商的她認為小工廠基礎穩固,強過上班看人臉色,但先生說:「這是我家的事,妳別管。」氣得小敏幾個星期不理老公。對婆婆的編派,小敏很想回嗆她:「誰不想當頭家娘?是妳自己的兒子不成材。」可是婆婆當著面又一臉沒事樣,讓人有氣無處發。(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