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的爭議

同性婚姻是指性別相同的兩人彼此締結婚姻關係,在同性婚姻的支持者中,也被稱為「婚姻平權」。目前全球有22個國家或地區在全領域性的法律中設有同性婚姻制度,2個國家的部分地區有此制度。此外,14個國家或地區全境,7個國家的部分地區,在法律上有不叫做婚姻、但實質上擁有與婚姻實質相等或者一部分婚姻權利義務的同性民事結合制度或生活伴侶制度。

在基督教傳統較悠久的國家,婚姻作為社會的一項基本制度除了具有法律意義上的「民事婚姻」概念,同時具有宗教意義上的「宗教婚姻」概念。在現代的政教分離世俗國家,兩層概念分屬國家與教會的管轄範圍;在同一個國家,某些婚姻,例如異教徒、不同種族、同性之間等的婚姻,可能僅由國家或教會一方承認,但另一方不承認,或者某些教會承認,但某些教會不承認。由於保守宗教人士反對將同性婚姻稱為「婚姻」,法律採用「民事結合」的名稱。有學者如Alan Dershowitz提議,僅保留「婚姻」的宗教意義,而民事意義的婚姻,無論異性或同性,一律改稱「民事結合」,但保守派人士認為,將婚姻等同於民事合約本身,就是對婚姻的威脅。

大部分以穆斯林為主要人口的國家,婚姻不受理同性之間登記,並對同性之間發生性行為用法律處罰。極端的,在伊斯蘭國家如茅利塔尼亞、蘇丹、葉門、沙烏地阿拉伯、卡達、伊朗、阿富汗斯坦、汶萊,同性戀者會被處以死刑。在伊斯蘭國以及奈及利亞、索馬利亞等的部分伊斯蘭武裝控制地區地區亦執行此法。此外很多伊斯蘭國家也多會視為罪行處以輕至罰款重至無期徒刑的刑罰。而剩下相對較世俗化的伊斯蘭國家雖然人口以穆斯林為主,但不把同性之間發生性行為視為罪行。如印度尼西亞、約旦、伊拉克、土耳其、黎巴嫩、哈薩克、塔吉克、吉爾吉斯、亞塞拜然、阿爾巴尼亞、科索沃、馬利、尼日、幾內亞比索等。

在一些國家或行政管轄區,由於歷史、風俗或公眾民意的原因反對給予同性伴侶以「婚姻」的名義結合,但同時為了給同性伴侶提供近似婚姻的法律保護,而創立了有別於「婚姻」一稱的其他形式關係,包括:
民事結合:通常在權利上等同或接近婚姻,但沒有婚姻的名分。
同居或註冊伴侶關係:在不同程度上,提供少於婚姻的權利。在有些國家或司法區域,異性戀與同性戀都可以註冊為同居伴侶。

同性婚姻爭議雖然現今有部分國家認可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歷史和人類學的記錄揭示在不同時期不同地域對同性結合的態度曾有過不同程度的接受,包括從頌揚、同情寬容到冷漠和禁止。

同性婚姻的支持者認為,承認同性婚姻可讓同志伴侶享有與異性伴侶的平等權利,可以減少歧視,而同志結婚並不會影響異性戀者建立的傳統家庭制度。

同性婚姻的反對者認為,承認同性婚姻會削弱宗教自由,雖然同性婚姻對於同志伴侶和他們撫養的子女有好處,但是也剝奪了子女獲得親生父母撫養的權利,同時同性婚姻合法化並不會因此消除社會對同志的歧視。而同性婚姻的支持者對於政府是否應該規管個人關係方面存在懷疑態度。此類種種,同性婚姻目前引起了很多政治、法律、宗教爭論的社會話題,並將會一直持續下去。

同性婚姻辯論雙方的爭論焦點經常集中在宗教理由和/或宗教教義方面。爭論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同性婚姻是否會影響宗教自由。宗教人士的擔憂包括如果該宗教的教義反對同性婚姻,那麼其拒絕為同性伴侶主持宗教儀式的行為是否會引致反歧視法律訴訟,使得宗教組織必須違背教義接受同性婚姻,從而影響宗教自由。一些宗教組織會拒絕為同性伴侶提供就業,公共場所,收養服務及其他福利,並且可能面臨法律訴訟。一些國家的政府,保證宗教自由的條款被包含在婚姻平等法規之中。

世界上的主要宗教對於同性婚姻抱持十分不同的立場。例如最大的基督教教派,羅馬天主教教廷對此的官方立場是反對。東正教、一些新教主流教會、大部分的穆斯林(包括遜尼派和什葉派)、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和東正教猶太人都持相同的立場。佛教各宗派以及個別佛教徒在這個問題態度不一。但也有教堂和教派,包括一些基督教徒、穆斯林、佛教徒、猶太教徒、印度教徒以及澳洲的現代印度教社區和佛教徒支持同性婚姻